转场

生活就是一座座围城,与其说这句话是无奈与叹息,不如说是一种客观到惨淡的直白描述。从一座围城踏入另一座,期间的过程是如此的平滑,如同精妙的剪辑一般,不经意之间场景早已大不相同。尽管我像专业的演员一样快速的把握住了这截然不同的场景,服装,灯光与人物设定,并且熟练的背诵着台词,认真的按照预先安排的线路穿梭在摄像机之间,但我已经开始怀疑,眼神开始闪烁,内心不再坚定不移。 我看身边人们熟悉而又陌生的生活方式,意识到现在与过去的不同,不一定是源自于提升或者降低,仅仅是单纯的不同罢了。我无法在这种不同中找出未来的方向或者任何人生的意义。这种不同在我看来只是环境的不同而已,而人们最终会陷入其中不可自拔,此时的我刚刚切换环境依然格格不入。大概最终我也会在不知不觉中深陷其中吧。胶卷还在转动,肢体的表演还在继续。 完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