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杂记

苍穹之上 不得不难为情的承认,这是我第一次坐飞机。正是因为未曾有机会亲身体验,飞机这个概念对我而言,不在于一张机票的价值,一场旅行开始或者结束,更是承载了许多微妙的情感。 未曾亲自体验之前。飞机俨然就是我心里的柏林墙,似乎隔绝着繁华与落寞。我总是愿意站在墙这头幻想着墙那头的无限风光,却安逸的不愿挪步攀登。但我相信在我生命旅途中的某个节点,命运的无形巨手定然会将我扔往那头,孑然一身开始新的征程。而之前我所能做的只是打点行囊而已。 很难形容真正意义上站在飞机面前五味杂陈的情感。斑驳的机身,轰鸣的发动机,不断颤抖的机翼,时不时的颤震。无一不在向我揭示飞机的本质不过是一个符合物理定律的脆弱的巨大机械而已。 当我搭乘飞机飞上雾霾顶端时,竟然在内心涌动出一阵感动。仿佛自己用一种特殊的方式避开了世俗。 完整阅读

你好哇,2019

挣扎的思绪 王小波说生活就是一个受锤的过程。比起受锤本身,更让人痛苦的在于,睁开眼我躺在流水线上,不远处机械挥动的锤子稀松平常,锈迹斑斑,却坚实巨大。身旁的人们安静平和,双目紧闭,偶尔颤抖着挣扎一下,但很快又重新接受可命运的安排,默然沿着传送带驶向欲望的终点。 我曾期待命运为自己受锤的时刻安排一场精致,隆重的受锤礼。在典礼上亲朋好友欢聚一堂,或悲伤的诉说依依不舍,或开心的相互拥吻。我站在礼堂的最高处双眼紧闭,回忆感受理想给我的全部荣光。槌起槌落,我告别了生命的一个阶段,踏上了新的阶梯。 然而没有人在乎我是否受锤,没有人在乎捶我的锤子是否别致、精美。 完整阅读

郑州文庙

子不语怪力乱神 可偏偏就有文庙这种东西的存在。正如人情感的复杂般,文庙既承载着人们对智慧的赞美,也满怀那美好却难以实现的期许。通常我们辩证客观的看待这个世界,却感情用事的对待着自己的生活。 人们知道这里求不得荣华富贵,条条丝带风中摇曳,只求心安罢了。 离这里不远,便是城隍庙,在满街“商人”面前,祈福的神圣感消失殆尽。只剩下污秽的欲望。只隔一个街区的这里却洗净铅尘,安静伫立。 小巷 侧门的尽头刻着“心静”。即便文庙中人来人往,这个小巷却是人迹罕至。看着人们从正门匆匆进入身影,方才明白这个小巷非心静而不能至, 完整阅读

废弃铁路桥的前世今生

偶然看到一个帖子提到了这个市郊的铁路桥。知道的人说这是郑州老东北环联络线,曾连接陇海京广两大干线,但已经废弃很久了。 帖子照片中的铁桥,深沉而又幽静。木制枕木下仿佛承载着沉厚的历史。不由得激起了我探索的欲望。 帖子最后说这座铁路桥已经被市政规划被拆除了。我连忙看了看帖子的时间是2016年,觉得应该还没有动工,便怀着期待和不安踏上了旅途。 快到目的地的时候,眼前一个个建筑工地让我更加不安。正想着我是否有缘最后一睹这座铁路桥的最后的样貌的时候,那座铁路桥出现在我的眼前。 现实总不会如你所想,但也不会夺走你所有的期望。铁桥下的贾鲁河正在施工,于是砍掉了所有的树木,正值新春,大概市政觉得光秃秃的河床有些难看,于是便在河床上铺满了绿色的网布。然而却丝毫遮不住那荒凉与丑陋。尽管这种认知很主观,也许在不少人眼中荒草萋萋, 完整阅读

走在繁华之后

落日 下午4点,坐在电脑面前有些怅然若失,穿好衣服,背上相机就出门了。 仿佛目的地早已了然于胸。没有太多的犹豫,坐着地铁就到了大雁塔。这算是西安本地人都不太常来的地方之一,然而在郑州工作的也我现在只能算半个西安人了吧,在地铁里面对着无数陌生的地名,感慨万千。 错落有致的古建筑下熙熙攘攘的人群把北广场围的水泄不通。枝头几朵还未展开身姿的花芽与路旁高低相间的灯笼相映成趣。 心中有些欣慰自己来对了地方。 入夜 无论是气象磅礴的古建筑群,还是悠然静谧雁塔,看上去都是如此美好却也与这里本来的故事格格不入。这样的繁华属于现在的这里,不属于1000年前的这里。青灯古佛的寺庙已然不复,经书古卷更是无从追迹。玄奘西行的一路艰辛也被淹没在这光影交错,烟水明媚之间。 8点半, 完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