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场

作者 信马归风
2019.06.17 01:07 字数 815 阅读 143评论 0

生活就是一座座围城,与其说这句话是无奈与叹息,不如说是一种客观到惨淡的直白描述。从一座围城踏入另一座,期间的过程是如此的平滑,如同精妙的剪辑一般,不经意之间场景早已大不相同。尽管我像专业的演员一样快速的把握住了这截然不同的场景,服装,灯光与人物设定,并且熟练的背诵着台词,认真的按照预先安排的线路穿梭在摄像机之间,但我已经开始怀疑,眼神开始闪烁,内心不再坚定不移。

我看身边人们熟悉而又陌生的生活方式,意识到现在与过去的不同,不一定是源自于提升或者降低,仅仅是单纯的不同罢了。我无法在这种不同中找出未来的方向或者任何人生的意义。这种不同在我看来只是环境的不同而已,而人们最终会陷入其中不可自拔,此时的我刚刚切换环境依然格格不入。大概最终我也会在不知不觉中深陷其中吧。胶卷还在转动,肢体的表演还在继续。此幕刚刚开场。 欢愉 最近有点迷上了乃木坂46,能为我的生活带来为数不多的放纵时刻。但是冷静下来发现我的每一次欢笑,每一次悲伤都已经被人精心设计。我喜欢的某个人格是某个由无数个运营,策划,编导,演员共同呈现的结果。这种算计符合商业运作的原理。但却异常残忍。在这个崇尚个人的年代,个人却什么都做不了,所有人都如同被砍去双臂一般,沉迷于眼前的欢愉,等待着剧本的安排。我们用于反抗的双手,在我们成长的过程的被一根一根骨头,一快一块皮肉的拆解。尽管鲜血淋淋的至于我们的双肩之下,我们却怎么也看不到,因为眼睛早已仅仅的盯着屏幕,不再能够离开。这便是最好的麻醉剂。因此残疾的我们便再也无法双手相握,再也无法揽人入怀,再也无法终南山下,劈柴喂马。

上海

生活的残忍莫过于让你看着一个个不可能。必须做出改变了。这句话已经伴随了我好几年了。尽管有时怠惰,大体上都在践行。然而上海这座城市像一个扩音器,将个中的不和谐音符放大,伴随着飞机的轰鸣在我脑内挥散不去。尽管现在还不严重,但是这些噪点会随着年龄增长。我有预感,如果一切照常,我早晚会被这些不和谐音符所吞噬,真正的我将长眠记忆回事深处。所幸我还有不少时间,一切还不至于无法挽回,我坚信能解开一切绳索的凯撒之剑必然藏在我生命旅途的某个地方,等待着我从石中拔起。

发表评论

说点什么吧!留下邮箱让我好回复你。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