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森林》中的错位

作者 信马归风
2018.12.11 10:27 字数 1606 阅读 261评论 2

我喜欢《重庆森林》第一个故事中肃杀不安的配乐搭配降格摄影而产生的虚幻、晃动电影画面。仿佛将林乱都市中的匆匆行人与角色隔离在两个时空频率之中。镜头中人的残影,像是被两个时空扭曲拉长一般,也像是主角思绪里环境印象的画面映射——混乱,模糊,匆忙。

清晰的自我如同被孤立或者抛弃在这荒无人烟的世界里,无论是奔跑还是大叫都没有人能够回应。林青霞与金城武的角色原本都深陷与各自的故事当中,直到那0.01公分相遇的57个小时之后,他们的“时空频率”短暂重合,听到了来自彼此灵魂深处的落寞。 降格摄影 第二个故事里几段突然出现的延迟摄影将一秒的时间拉的很长,产生了很多奇妙的画面效果和情感传达。像是王菲与梁朝伟凭依在小吃店门口的那一段。画面前景中迅速行进且模糊的的人群与矗立不动却清晰的两人产生了微妙的对比。“错位的时间”如同人心之壁一般将每个人内心的孤独与情感隔开。鲁迅说:“人的悲欢并不相通,别人只会觉得吵闹”。而现代都市的人们甚至学会了麻木的无视这些“吵闹”,化为一张张模糊的脸庞与匆匆的身影。 伏在桌上的王菲望着满脸愁容的梁朝伟,眼里是好奇,而心里却已经开始理解与共情,不自觉慢慢的陷入了梁朝伟的“时空频率”,大概这就是喜欢一个人最简单的一种具象表述。

延迟摄影 尽管电影中的两个故事相互独立,但是梁朝伟和金城武有着相似的情感习惯。金城武说:“秋刀鱼会过期,连保鲜纸都会过期。我开始怀疑有没有什么不会过期的”,梁朝伟说:“好好的厨师沙拉,换什么炸鱼薯条”。这里我颇有感触。

我从小做事情也是这种态度,每天总是吃同一种早餐,玩同一款游戏,光顾同一家商店,喜欢一个女孩子许久都忘不掉……曾几何时我并不讨厌这种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的生活方式。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与见识的广阔,身边的美好与痛苦都开始引诱或者冲击着我的习惯。

这种习惯被抨击为木讷与死板。而固守在自己时空频率的人们难免被抛弃与遗忘。这种错位正是痛苦的根源也是人生的常态。

大多数人穷其一生都是在追求安全感,无论是由物质带来的,还是由精神层面带来的。“厌恶变化”是人类最基础能够带来安全感的一种情感。与之相对,“不满足”也作为人类进步发展的情感基石与厌恶变化对立发展,此消彼长。在普通人身上,两者的相对强弱最终会由“能力”这种残酷的事实决定。然而这个决定的过程是颇为痛苦的。

我们开始去怀疑自己内心所习惯的处事原则,步履蹒跚的在才能与平凡之间寻找能够接受的平衡点。父母、身边的朋友、喜欢的女孩都可能因为与你“满足”的步调不一致而渐行渐远。此时我只能打点行囊努力追上去。令人绝望的是这种步调不一致是相对的,追逐别人步调的你也是被追逐的对象,我们就像那只没有脚的飞鸟,永远无法停下飞行。这个世界正是在无数个飞鸟的驱动下不停运转。

王菲

大概“时空频率”不同是无法听到别人的呼喊的,但人们内心的情感早已满溢无处释放,身边的毛巾,香皂,玩偶都会成为我们倾诉的对象,每当看到梁朝伟与这些物件对话,我并不觉得荒诞,只觉得真实。幸运的是人类情感表达媒介不止是言语,还有文字,音乐……,甚至是金城武说的跑步:“跑步这么私人的事情,为什么要给别人看啊”,跑步便是金城武的情感宣泄的方式。

梁朝伟

王菲的角色。除了他喜欢梁朝伟这一点之外,她的情感变化都是很含蓄的。但是行为来看,王菲的角色是自卑的,他一直在默默的追寻着梁朝伟的步调,表面上装的大大咧咧,内心却无比敏感细腻,会去寻找梁朝伟床上的女人的头发,并对着一个和梁朝伟走的很近的长发女孩发脾气。同时她也是个独立,有主见的女孩。在最后梁朝伟打算接受她的时候,开心过后却没有选择立刻接受,想必是认识到了笼罩在自己身旁,影响着自己的影子——梁朝伟的空姐女友。因为自己洗掉了女友想要复合的录音而愧疚,因为自己的身份与空姐之间的差距而自卑。于是他决定用一年的时间来实现了自己的“california dreami”。只有走在自己“频率”上的人才能自信。

空姐王菲

现实中一年的时间太长,太多东西会过期,包括爱情。一年足够一个人的喜恶完全改变。正是如此结尾的那张登机牌才显得如此珍贵。步调一致是最为珍贵而且容易失去的美好。但愿我们能抓住与珍惜。

发表评论

说点什么吧!留下邮箱让我好回复你。 必填项已用*标注